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01中文网 >> 暖君 >> 第191章 说与你知

第191章 说与你知

未正前后,谢泽和李苒吃好饭,从福来楼出来,在一片热闹欢呼感谢声中,安步当车出了县城,上马赶路。

石南赶上来,和谢泽低低禀报:

“回王爷,高县令没在县衙,说是不知道王爷和王妃要经过姚县,一早上出城巡查农事去了,只有那位周师爷守在县衙,除了说了高县令的行踪,其余,一问三不知。

咱们派送银酒的事,周师爷态度谦恭,却翻来覆去就一句:等他们高县令回来,他立刻禀报高县令。”

“嗯。”谢泽凝神听了,示意石南知道了。

李苒的马紧挨着谢泽的马,石南的禀报,她也听的一清二楚。

看着石南掉转马头撤到后面,李苒看向谢泽。

“你看呢?”谢泽迎着李苒的目光笑问道。

“这是避出去了。”

“嗯。蜀地一直打着前梁的旗号,就是年号,也是沿用仁宗皇帝的天成至今。

可前梁已经没有了,仁宗皇帝的诏书天下无人不知。

蜀地的官员和士子,在忠这个字上,就有些尴尬,这一件,极利于咱们这一趟。”

谢泽说到最后,微笑起来。

“就算没有这份尴尬,对于多数官吏和士子来说,象高县令和周师爷今天的举动,也是人之常情,因为这个,忠烈之人,才会有一章忠烈传。”

李苒的话里透着几分隐隐的感慨。

“别想太多,你有几分倦色,到车上睡一会儿?”谢泽仔细看着李苒的脸色道。

“嗯。”李苒应了。

谢泽抬手示意众人,跳下马,伸手接下李苒,将她送上车,上了马,示意众人接着赶路。

夕阳还有一人来高时,队伍到了八里集。

八里集是个极小的镇子,只有一条街,嗓门亮一点的,可以站在街这头,和街那头的人聊天。

小街尽头倒是有一家大车店,可惜太小了。

安孝锐请了谢泽示下,干脆绕过八里集,在八里集外的一片空旷野地上安营歇息。

小镇离栎城已经足够远,太平了十几年,小孩子已经完全不知道战乱是什么,对着谢泽这么一队从上到下、从人到衣都十分好看的队伍,只有惊奇的惊喜,却没有丝毫的害怕。

镇子上的小孩子呼朋唤友,跟着队伍一直看到队伍停下来安置营地。

桃浓拿出在姚县买的几包蜜三角,捧着过去,指挥着那群大大小小、几乎个个脏的泥人儿一般的小孩子排好队,数着数儿,一人发了四只蜜三角。

小孩子们双手捧着蜜三角,欢呼跳跃着,往家里奔跑。

桃浓扔了果盒子,拍了拍手,双手叉腰看着欢呼奔跑的小孩子们,愉快无比。

“我还想,你买这些没法吃的东西做什么,原来是给小孩子准备的,桃浓姐姐真细心。”

被桃浓叫来帮她捧果盒子的青茄一脸赞叹。

“真是有钱人家出身。”桃浓看起来心情极好。“这蜜三角可是正宗好东西,我小时候最喜欢吃这个。

有一回,遇到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给了我两只蜜三角,那蜜三角比这个大,一个有这么大。”桃浓伸手比划着,“一口咬开,里头全是蜜,又香又甜,是真好吃!”

“那您怎么没留几个蜜三角自己吃?从买回来到现在,您一个也没吃!”青茄挑眉问道。

“年纪大了,吃不动了,就跟给我蜜三角的那位老太太说的那样:这种蜜甜的东西,小孩子家最爱吃,上了年纪,就克化不动了。”

桃浓学着老太太的口气。

“桃浓姐姐上什么年纪?您离倚老卖老还远得很呢。”

青茄被桃浓说的笑起来。

李苒看起来有些累了,吃了饭没多大会儿,就进帐篷歇下了。

小小的帐篷里,谢泽在帘子另一边安静的处理公文,在外面或远或近的虫鸣风声,篝火偶尔发出的响亮的噼啪声中,李苒甚至能听到谢泽写字时,笔划过纸面的沙沙声。

从她看到整个朝廷都被搅动,看着那份忙碌,那份期待,一路往上,她心头的压力一天比一天沉重。

她背负过的东西极多,唯独没有过这样的期待,这种份量的期待,让她越来越惶恐不安,她要是做不到,他们,这天下人,该有多失望?

她不值得这样的期待。

“没睡着?怎么了?”谢泽在李苒身后躺下,伸手揽过她。

“在想你今天那句话,朝廷倾尽了全力。”李苒往后挪了挪,挤进谢泽怀里,心里仿佛轻松了些。

“这样的事,朝廷如果不是倾尽全力去做,那宁氏也就不配享有这天下,现在,只怕还是烽烟四起,民不聊生。”

谢泽微微抬头,看了眼李苒。

“嗯,要是最后,还是打起来了,该多失望。”李苒闭着眼睛,最后一句说的十分含糊。

“世上事未做之前,哪一件是能有十成十的把握的?都不过是尽人力,听天命而已。

咱们这一趟,更是七成在天,三成人事。这七成的天时,看的是皇上和太子的运道,也不是咱们的。

你别想太多。”

“嗯。”李苒低低嗯了一声,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因为我从来没被别人这样寄以厚望,还有,象今天在姚县,那位老者的磕拜,还有之前,洪家拿满门性命救我,甚至,还有桃浓。

不是我该得到的。”

“甚至还有我?”谢泽脸颊蹭在李苒滑软的头发上。

“没有你,你是为了我,他们是因为血脉。”李苒抓住谢泽的手,抚在自己脸上。

“人……不光是人,世间生灵能到这个世间,都要有父有母,有了血脉这两个字,才有了从古至今的流传,从今往后的流传,也一样是血脉两个字。

因为血脉,和因为你,没有分别。”谢泽轻轻扳动李苒,让她面对自己。

李苒转个身,却没看谢泽,把头埋在谢泽胸前,含糊问道:“你相信轮回么?”

“不知道,有时候觉得要是有轮回就好了,有时候,觉得还是没有好,人死如灯灭。”

谢泽神情黯然。

要是有魂灵,阿润在哪儿?他怎么样了?

“魂灵是有的,轮回,应该也有。”

“嗯?”谢泽一个怔神。

李苒的话,过于肯定了。

“我就是魂灵。”李苒抬头看向谢泽。

谢泽愕然,却反应极快,“你这话?你是活生生的人!”

“是,肉身不是我的肉身。”李苒看着谢泽。

“什么时候?你被接进京城那一天?在善县?”谢泽惊愕的浑身僵直。

“那天夜里,是有人去杀人?”李苒反问了句。

谢泽直直瞪着李苒,片刻,慢慢吐出一口气,“那之前呢?你游荡了很多年?你……”

“没有,我死了,再睁眼时,一片黑暗,我以为到了阴间,后来不是,只是比较黑的黑夜。”

“当时是不是吓坏了?”谢泽小心的抚在李苒脸上。

“没。”李苒露出丝丝笑意,“后来也没害怕过。”

“你说不是你该得到的,是因为这个?”

“嗯,我一直很愧疚,象是,一切,都是偷了别人的。”李苒声音低落。

“陶忠,”

谢泽的话顿了顿,看向看着他的李苒,李苒点头,示意她知道陶忠是谁。

“陶忠给长安侯报了信之后,就转到了我手里,两天后就死了,这两天里,我问过他不少话。

他说你……”

谢泽顿了顿,改口道:

“他说起那位姑娘,有怜惜,也有厌恶。

他说那位姑娘挑齐了父母的弱点,没有乐平公主的灵气,却比乐平公主更加怯懦。

他在桌子上放着利刃,在桌子上放过砒霜,在屋里悬过绳子,那位姑娘生而无趣,满腔向死之意,却拿不起刀,端不起碗,看着绳子,却不敢挪步。

那位姑娘被人闷死,必定没有死透,最后一口活气还在,你才能来到这个世间,要是你,必定能缓过来。

那位姑娘,她必定没有了向生之意,才会在还有口活气时,就离魂而走。

大约,被人闷死,对她来说,是帮了她一个极大的忙,让她终于解脱出去。

周娥是不是常和你说打仗的事儿,有一件事,她说的很对,不管是往前冲,还是受了伤,什么也别想,只想一个活字,越是想活的人,用尽全力,只想着一个活字的人,就能活下来。

你刚到长安侯府,衣食不周,那个时候,你肯定没想过死,只想着一个活字,你敢闯出府,肆无忌惮走在大街上。

后来,你被劫到荆湖南路,那份向生之意,让人仰视。

我头一回看到你,从你身上看不到一丝怯懦,我当时以为,你心计极深,你虽然不知道是谁拘禁了你,可你必定知道你被人拘禁,当时是故作怯懦,以轻慢拘禁你的人,求得机会。

后来。”

谢泽顿了顿,“后来,我就没再想过这件事。

现在看,就算那位姑娘当时没死,是她到了京城,那这会儿,她也应该早就死了。

不是你偷了她的肉体人生,你到现在,咱们在一起,像你刚才说的,是因为你,不是因为别的。”

李苒凝神听着谢泽的话,想着那三间空空的屋子里,桌子上那把长大的出奇,锋利的出奇的刀。

想着干干净净的床铺和衣服。人在死透时,全身肌肉松驰,是不可能那样干干净净的。

谢泽不是安慰她,那位姑娘在能离魂时,就全无留恋的走了。

“我刚遇到白虎的时候,也不记得第几天了,白虎腿上的伤口生了蛆,我和它都是好几天没吃到东西了,我饿的挑了蛆往嘴里送,白虎饿的趴在我怀里,连叫都不会叫了。

快死的时候,有个穿着打扮像是画里的神仙一样的女子,喂我吃肉糜,也喂白虎吃,又给白虎冲洗伤口。

那位神仙一样的姐姐陪了我和白虎整整两天,早晨太阳出来的时候,那位姐姐看起来很高兴,说:好了,能活下去了。说完转身就走。

这么些年,一想起这件事,我总觉得象是一场梦。现在看,我是真遇到神仙了。”

“嗯。”李苒听的心痛无比。

“阿苒,”好一会儿,谢泽下巴抵着李苒的头顶,低低道:“人死了,都是立刻坠入轮回,不会游荡在外?”

“我觉得是。”李苒抬头看了眼谢泽。

她知道他是在问阿润。

“嗯。佛说三千大千世界,真是这样?”

李苒从谢泽的声调中,隐隐觉出了丝丝轻松之意。

“嗯,三千大千世界,过去未来,各成世界。”

“以后,我们不要再提这件事,我忘了,你也忘了,我们在这个世间,就只有这个世间。”

谢泽搂紧李苒,片刻,声音落得极低。

“你这样的,必定是极稀少的异数,不该有的异数,要是……天道察觉,没有这件事!”

“好。”李苒往上仰头,去吻谢泽。

……………………

成都城。

偏在成都城一角的丞相府里,阔大的花园一角,掩映在绿树丛竹之后,一处小巧的两进小院,院门外,一个十四五岁、神彩飞扬的小姑娘上了台阶,推门而入。

侍立在垂花门下的小厮看到小姑娘,忙扬声禀报:“大公子,大娘子来了。”

正坐在廊下,断断续续弹着支曲子的简明锐抬起头,看向垂花门。

“大伯!”简家大娘子简如慧绕过垂花门下的纱屏,冲简明锐曲了曲膝,快步过去。

“你怎么来了?谁告诉你我回来了?”简明锐示意小厮把琴收下去。

“是阿娘,还有阿爹,阿娘和阿爹让我来的,还告诉我,让我跟大伯说,是我自己要来的,阿爹和阿娘不知道。”

简如慧走到简明锐身前,再次见了礼,坐到小厮搬过来的椅子上。

“噢。”简明锐失笑,“你阿爹和阿娘让你来说什么?议和的事是你听说的,还是你阿爹和阿娘告诉你的?”

“最早是先生告诉我的。先生说是民心所向,不过,先生还说,真是议了和,我太可怜,说我只怕要受父兄所累。”

简如慧先答了后一句。

她的先生,是她大伯替她请来的,说是教她琴画,其实先生教她的东西中,琴画最不值一提。

“阿娘让我跟大伯说,嗯,是让我不动声色的提醒大伯,弟弟是过继到大伯名下的,还要说弟弟跟大伯最亲。

阿爹说,大伯最疼我,让我一定要好好求一求大伯,给我和哥哥弟弟们一条生路。就这些。”

简如慧话语如人,干脆利落,略带飞扬。

“那你自己呢?怎么想的?”简明锐笑看着简如慧。

“大伯跟我说过,翁翁也说过,先生也说过,天下分久必合,这十几年看下来,合是必定要合得了。”

简如慧坐在端正,神情认真。

“要么,是咱们把中原合过来,要么,是他们把咱们合过去。

咱们跟中原比,疆域,人丁,物产,不及他们五成之一,中原现在政通人和,太子已经成人,是独子,皇上和太子父子不疑。

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想。

这么些年,大哥一向以太子自居,还最爱跟那边那位太子比,阿娘连凤冠上的珠宝都买好了,真要投过去,大哥的脾气,阿娘的脾气,还有弟弟,脾气也大得很。

还有。”

简如慧的声音低落下去。

“您和翁翁,怎么办?

翁翁那样的脾气,肯定不会……还有您,您怎么办?

先生说,您这是舍一家为天下,可是,我很难过。”

简如慧眼圈儿红了。

“你翁翁,”

简明锐刚说出你翁翁三个字,就哽住了,舒缓了片刻,才接着道:

“你翁翁上了年纪,身子骨又一直不好,别想太多,议不议和的,早着呢。”

简如慧看着简明锐,呆了片刻,眼泪涌出来。

和翁翁的寿数相比,议和这事,都已经是早着呢的事儿了吗?

听说那位公主的女儿和她的夫君,已经在路上了。

“至于我,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十年,大伯也就是没落发而已。

你刚才说你阿娘,和大哥儿二哥儿他们,还有你阿爹,你放心,大伯必定先把你们安排好了,只是,再想像从前那样,由着性子,只怕是不能了。

就算不议和,中原已经兴了兵,打起来,咱们能撑几年?撑不了几年,到成都城破的时候……”

“那就是殉国的时候,我知道。”简如慧接话道。

“嗯。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你翁翁百年之后,你们怎么办。

中原那父子两个,雄心勃勃,绝不能容蜀地长长久久的像现在这样。

退一万步,就算中原不兴兵,等有一天,你翁翁走了,我也走了,你阿爹阿娘,你哥哥他们,怎么办?”

“大哥觉得,到那时候,他立刻就能挥师北上,一统天下。”

简如慧撇了撇嘴。

简明锐笑着没说话。

“大伯,我回去劝劝阿爹和阿娘?还有大舅舅,这些天,大舅舅熬的两眼通红。”

简如慧说到大舅舅,皱起了眉。

“不用,你也劝不了,让他们去吧,你阿爹还好,你阿娘的脾气,不头撞南墙,她是不会回头的。你大哥。”

简明锐顿了顿,叹了口气。

“脾气性子随你阿娘,吃点亏倒是好些。”

“嗯,那我知道了,大伯,我该怎么办?我觉得我护不住阿爹阿娘,还有大哥他们。”

简如慧愁容满面。

“好好看,好好听,好好想,好好学,至于以后,随缘吧,人生于世,不过随波逐流四个字。”

简明锐声音轻缓。

简如慧听的心酸无比,强忍着眼泪,站起来,“好,那我走了,明天再过来陪大伯说话。”

“明天不用过来了,午后我就搬到后山,静一静心。”简明锐微笑道。

喜欢暖君请大家收藏:(www.101zw.com)暖君101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暖君最新章节 - 暖君全文阅读 - 暖君txt下载 - 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 - 暖君 101中文网

猜你喜欢: 宫斗不如养条狗琢玉嫡门盛宠之嫡妻归来天上掉下个美娇娘药门仙医后宅那些事儿宠妻之路鹿鼎生存法则和珅是个妻管严船长偏头痛射雕之药师鞠尘陆家小媳妇东陵帝凰花开春暖见善满庭芳娇妾爱谁谁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妻居一品猎户家的小娘子妙偶天成盛宠之将门嫡妃黑风城战记四季锦
完本推荐: 舍身全文阅读小兵传奇全文阅读网游战舰之最强欧皇全文阅读影帝全文阅读皇婚全文阅读重生之小市民全文阅读一代宗师[系统]全文阅读易鼎全文阅读向往的生活之学霸人生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助理建筑师全文阅读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我让反派痛哭流涕全文阅读豪门顶级盛婚全文阅读再让我欺负一下下全文阅读超神建模师全文阅读[火影]暗花全文阅读小月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余生有你,甜又暖楚氏赘婿神医弃女我把地球强化了一百倍星耀卡尼迪大唐少年圣人纨绔天医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极品飞仙三界红包群超品命师不二臣神运仙王帝妃临天斗武乾坤乘龙佳婿叶安小阁老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玉玺记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前方高能预警!!!都市最强黑客通幽大圣向往的生活之学霸人生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山海八荒录万古神帝万千之心栖梧潸潸映弦月

暖君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暖君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暖君txt下载手机版 - 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 - 暖君 101中文网移动版 - 101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