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01中文网 >> 龙图案卷集·续 >> 108 诱饵

展昭和白玉堂赶到亲王府的时候, 天已经黑了。

亲王府外面一片狼藉, 府里的兵丁们正在打扫, 大门敞开着, 管家站在门口唉声叹气。

看到展白二人,这些兵丁也没什么好脸色,有些还带点埋怨。

老管家一脸阴沉,问跑到门口的二人, “二位还有何要事?是嫌我亲王府还不够惨么?”

展昭望天,心说你亲王府不作恶也没人朝你家丢鸡蛋啊,不反省一下自己就知道怪别人。

五爷就有些不爽,拉着展昭转身要走, 那意思, 郭家两兄弟爱死不死, 反正都是自作自受。

展昭抓住白玉堂又拽了回来,这时,后边欧阳少征带着皇城军也赶到了。

展昭跟管家说, “蔡夫人刚才到开封府去了,你家亲王和尚书可能有危险……”

话没说完,就听屋内有几个小厮喊了起来,“哎呀怎么那么大的雾啊?!”

管家回头一看, 傻眼了,只见亲王府里不知何时起了一阵浓雾, 灰蒙蒙一片正往外冒, 都快看不清大门了。

“这……”管家还没来得及开口, 身旁红白两道身影一闪,展昭和白玉堂已经冲进亲王府里去了。

……

皇宫里,赵祯坐在书房里看奏折,端着一份折子,皇上却是心不在焉,眼睛盯着桌上油灯里跃动的火苗,像是在发呆。

书房外,南宫拿着个卷轴走进来,将卷轴递给赵祯。

赵祯接过来,打开。

卷轴上是一份名录,满朝文武的名字都在上面,前几天,赵祯征集了一下文武的意见,让他们推举合适的人出任太尉一职。

朝臣们递推荐名单的时候,亲王府还没有出事,然而……

“被推荐次数最多的也并不是郭林献。”赵祯看着那份名单,微微地摇了摇头。

……

亲王府里,浓雾密布,展昭和白玉堂进了大宅,就感觉到一个极强的内力,赶紧循着内力往祠堂的方向跑去。

祠堂里,郭林献和郭林盛两兄弟正跪在郭觅的牌位前思过呢,两兄弟低头不语,正发呆,就看到地面上起了一层雾气。

两人抬头四外看了看,发现祠堂外一片灰白,像有块白绸子把房子给罩住了似的。

“哥!”

郭林献就听身旁郭林盛突然喊了起来,抓着他手指着一侧窗户的方向。

顺着郭林盛手指的方向,郭林献也看到窗外有一个红色的身影。

迷雾之中,若隐若现的红衣人影鬼魅一般。

兄弟俩吃了一惊的同时,感觉一股劲风迎面而来。这二位都不年轻了,功夫也不怎么样,被吹得一个趔趄,都一屁股坐在了供桌前。

供桌被两人撞了一下晃了两晃,“啪嗒”一声,郭觅的牌位从桌上掉下来,在两兄弟眼前摔成了两段。

就在两人震惊的时候,那红影已经从敞开的窗外“飘”了进来,一道寒光直刺郭林盛的咽喉。

郭林献大惊,将兄弟往旁边推开……

几乎是同时,刷刷两道冰墙出现在了两人眼前,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地面瞬间覆盖了一层霜冻,随着寒意蔓延,浓雾开始变得稀薄。

两道冰墙“咔嚓”一声裂开,那红影再一次出现,手持利剑对着倒在一旁的郭林盛就砍了下去。

一声刺耳的巨响声后,那把利剑在郭林盛眼前被一把黑金的古剑挡住了,另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两兄弟眼前。

“展大人!”郭林献本以为兄弟死定了,直到展昭突然出现在眼前,他蹦到嗓子眼的心才终于落了下去,瘫坐在地上。

袭击郭林盛的红衣人一闪身落到了房中,转身想出祠堂,可大门口,白玉堂也走了进来。

展昭和白玉堂一前一后打量着站在祠堂中间的那个红衣人。

这人他们都认识,一身红色长裙,长过膝弯的黑发……正是不久前他们救下的“乔家大奶奶”。

郭林献和郭林盛也站了起来。

郭林献很是疑惑,因为相比起自己,这女子似乎更想杀他弟弟。

展昭和白玉堂也隔着这位“乔家大奶奶”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一个疑问——这位杀意好浓,是跟郭林盛有什么深仇大恨么?另外……这不是欧阳那朵桃花吧?跟赵普描述的那个好似不一样,起码年纪就对不上。

“你是何人?”郭林献问那女子。

展昭和白玉堂之前也看到了乔家大奶奶的尸体,眼前这位应该不是乔百万他媳妇儿吧。

那女子伸手,在脸颊一侧略微摸索了一下,随后一抬手,撕下了一张假的面皮……

假面之下的那张脸,让在场几人都倒抽了口凉气……那是一张被严重“破坏”的脸,似乎是被什么野兽撕咬过,脸上几道伤疤触目惊心。然而,除去那几道伤疤,仔细看的话,原本那女子应该面容姣好,年纪看着也不小了。

此女子双目赤红,盯着郭家两兄弟,那神情满是恨意,周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

展昭和白玉堂都在疑惑此女子身份的时候,郭林盛突然喊了出来,“你……你是……灵儿?”

展昭和白玉堂都无语——怎么又出来了个灵儿?什么人?

……

皇宫里。

赵祯看完名录之后,顺手递给了南宫纪。

南宫伸手接了,捧着看了看,又看赵祯。

赵祯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南宫的表情,问他,“看出什么来了?”

南宫又仔细看了看,最后对赵祯摇摇头。

赵祯微微一笑,“问题就在这里了,什么都看不出来,没什么异常。”

南宫没闹明白,但皇上的表情似乎也并不意外。

赵祯站起来,背着手溜达出书房。

南宫跟着他走到院子里,就听赵祯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说明,从一开始,被盯上的就不是太尉一职。”

南宫不解,“如果不是为了谋求太尉一职,那是为了什么?”

赵祯反问他,“这次除了太尉一职,还有哪个职位是被盯上的?”

南宫皱着眉寻思,“其他职位……”

赵祯提醒南宫,“一个人被杀,身上丢了两块金子,一大一小。所有人都会觉得凶手是为了大块的金子杀人,但也许,小块的金子,才是凶手真正想要的。”

南宫突然睁大了眼睛,“皇城军统领?!”

……

亲王府的祠堂里,郭林盛惊呼出“灵儿”两个字,满脸的不敢相信。

郭林献也一脸震惊地问那女子,“你……你不是死了么?”

展昭来气,心说你俩别顾着聊天啊,谁给我们介绍一下灵儿是谁?

那位被郭林盛称为“灵儿”的女子突然笑了起来。

那笑声刺耳,听得展昭和白玉堂直皱眉。

看着郭林盛,灵儿咬牙切齿地说,“你的灵儿当年被你娘丢进河谷,早已葬身鳄口了,我是来索命的厉鬼。”

展昭和白玉堂都愣了愣,同时想到了个人——这个灵儿,莫不就是薛夫人的女儿?当年因为和郭林盛相恋,被蔡夫人害死的那个?

展昭看看白玉堂——蔡夫人之前说是把姑娘丢进河里了,还以为是淹死的,没想到丢进的河里还有鳄鱼的啊?

五爷也无语——那老太太也未免太狠了点吧……早说了这家人是自作自受。

郭林盛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他哥郭林献。

展昭也注意到两兄弟听到灵儿一番话后震惊的表情,显然,他俩并不知道当年“灵儿”不是意外淹死,而是被他们的亲娘给害死的。

看这伤情,那姑娘当年鳄口脱险保住了一条命,并没死……所以这次真正回来报仇的,不是媚儿,而是灵儿?

……

“想要皇城军统领一职的话……”南宫得出结论后就有些不安,“郭安已经不可能接手皇城军了。”

赵祯有些无奈地看南宫,“你怎么那么老实啊,少征是老大的话,郭安就是二把手,一没了就二,那二要是也没了呢?谁得利啊?”

南宫愣了一下,惊讶,“老三?可皇城军好像没三号人物啊……”

“打个比方。”赵祯走到桌边坐下,“九叔不在黑风城,军营谁说了算?”

“一航啊。”南宫想都不想就回答。

“一航要是也不在呢?”

“呃……”南宫有些为难,“剩下的四个将军谁都有可能吧?”

“可通常不会从这四个人里选的,毕竟不是谁家副将都情同兄弟的,选谁不选谁肯定有不服气的。”赵祯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南宫的脑门,“所以这个时候最好是用推荐的人,跟这几个都没什么关系的那种。”

南宫也明白了,问赵祯,“所以真正的第三人,是被推荐的那个人。”

赵祯淡淡一笑,“第三人出现的条件是什么呢?”

“第一和第二号人物都消失……”

“第二号的郭安已经被解决了。”赵祯抬起头,看了看头顶当空的明月,“第一号不消失的话,第三号永远都不会出现。”

南宫紧张了起来,“那少征岂不是有危险?!”

……

郭家祠堂里的场面一度有点尴尬。

灵儿满脸恨意,郭家两兄弟满脸疑惑。

展昭突然一抬手,“等一下!”

众人都一愣。

展昭伸手指了指灵儿,“所以你是薛夫人的女儿?”

听到“薛夫人”三个字,灵儿那张狰狞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哀伤,她狠狠瞪郭林盛,“你郭家罪该万死,为了保住自己那点地位,害死我娘……”

“什……”郭林盛一个劲摇头,“我没有……”

郭林献则是皱眉,他怀疑——莫不是自家娘又害死了薛夫人?!

“等一下等一下!”展昭直摆手,示意事情不对劲!

他先伸手指了指灵儿,“假扮媚儿吓唬李番和假扮乔大奶奶吓死乔百万的都是你?”

灵儿点头,“不错。”

“搞到郭家身败名裂的也是你,是吧?”展昭问。

“他们是罪有应得……”

“但杀害李番和薛夫人的都不是你是不是?”

“废话。”灵儿白了展昭一样。

展昭一指郭林献和郭林盛,“可你娘和李番也不是他们杀的啊……”

“我娘就是死于亲王府杀手之手!”灵儿抬手一甩。

就听到“叮”的一声,一样什么东西被丢了出来,滚到展昭脚边。

展昭捡起来一看,是一枚令牌。

令牌上有亲王府的家徽。

“我抓住了勒死我娘的杀手,他身上就有这枚亲王府的家徽,而且临死前,他也承认是受郭林盛指使去杀害我娘,为的就是保住他自己的前途和他兄弟的太尉职位!”

郭林盛从展昭手里接过那块令牌,有那么点欲哭无泪的意思,“灵儿啊……我亲王府没有这种令牌……”

灵儿皱眉,“事到如今你还在骗人……”

“我们并没有骗人。”郭林献也摇头,“一直以来,我可能接任太尉一职都只是谣传,皇上从来没想任我为太尉的想法。”

“而且将这些案子联系到亲王府身上,薛夫人的死是关键……杀她等于增加自己的嫌疑……”说到这里,展昭突然抬起头,望向门口的白玉堂。

五爷也发现了有哪里不对,问灵儿,“你是不是被利用了……”

话没说完,忽然屋顶上风声一动,展昭和白玉堂都下意识地一抬头——什么人?轻功不弱。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灵儿一闪身从窗户就出去了,红影一晃消失在雾里。

郭林盛喊着灵儿就追了出去,但院子里雾气渐渐散去,哪里还有人影。

展昭和白玉堂也冲出了祠堂,却不是去追灵儿,而是直冲大门口,找欧阳少征。

……

皇宫里,南宫着急上火,“这次凶手真正的目标是少征?要不要去提醒他和九王爷一下?!”

“提醒了有用么?”赵祯一摊手,“这个人既然存在,那少征就永远会有危险,提不提醒有什么意义?提防得了今天提防得了明天么?就算这次不被害死,以后也可能会被害死……少征不出事,此人也不会现身,谁都不知道他身份。”

南宫听得脊背直冒凉气,“那该如何是好?”

赵祯见南宫紧张,就抬手轻轻一摆,语调轻松地来了句,“人么,爬得越高对手越多,说来说去,还是要靠自己想办法。”

……

白玉堂和展昭冲出亲王府。

此时,雾气都已经散了,门口的皇城军乱作一团,欧阳的副手,皇城军副统领曹兰正带着人正四外找先锋官。

“展大人!五爷!”曹兰一看到展白二人出来,就赶紧喊,“我家将军不见了。”

展昭皱眉,果然,刚才带着大批皇城军到门口的欧阳少征此时不见踪影。

“他人呢?”白玉堂问。

“不知道啊,刚才突然一阵大雾,等雾气散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将军了……”

有几个士兵七嘴八舌说刚才看到雾中有个红色的人影,将军追过去了,还不许他们跟着。

“中计了!”展昭也着急,“从一开始,郭家就是个障眼法,凶手真正想针对的可能就是欧阳少征!”

白玉堂问最后看到欧阳的几个士兵,人往哪个方向去的。

士兵们都指北边,展昭和白玉堂让曹兰去开封府通知赵普,就往北追出去了。 ,

……

皇宫里,赵祯见南宫坐立不安的样子,就笑,“说起来,朕对你,九叔和少征,都是偏心一点的。”

南宫瞧赵祯。

“毕竟一起长大的么。”赵祯似乎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少征小时候是真皮啊,就没见过这么熊的小孩儿。”

南宫也叹了口气,心说可不是么。

“可你好好回想下,熊归熊,少征他害过人没有?”赵祯接着问南宫,“坏过军规没有?犯过法没有?闹过事没有?被人抓住过把柄没有?”

南宫想了良久,摇摇头。

赵祯一笑,“身正才不怕影子斜,你别看他平时跟个流氓似的没正没经,其实正经着呢……忠勇仁义他一样都不缺,但为什么所有人都只记住了他那点儿熊?那点不正经呢?”

南宫也觉得奇怪,“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他聪明啊。”赵祯微微一笑,“大智若愚这个词都快被用烂了,可实际上真正大智若愚的没几个,聪明人那股聪明劲是藏不住的。朕认识的人里,正儿八经大智若愚的就太师一个,少征么……算是大智若浑。

“大智若浑……”南宫琢磨着这词儿,总觉得怎么听怎么适合欧阳少征。

“太师的愚和少征的浑都不是装出来的。”赵祯伸手指了指脑袋,“只是他们在愚和浑的同时,都非常聪明而已……这种人只要将自己真正聪明的一面藏起来,就是芸芸众生里最普通的那一类,可当你把他们当普通人看待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输了。”

南宫听着赵祯的话,觉得似乎话里有话,琢磨了一下,不禁皱起眉,“皇上,如果这次凶手对付亲王府,与太尉之位无关的话,您为何还要拿亲王府来做饵……”

说到此处,南宫让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该不会……”

“亲王府不过是个假饵,真正的饵,是少征自己。”

“这样不要紧么?”南宫担心,“万一出什么事……”

“饵如果不知道自己是饵,那才会出事。”赵祯轻轻一挑眉,“可如果饵知道自己是饵,他就能钓到他想钓的那条鱼。”

说完,赵祯拍了拍落在龙袍衣摆上的杏花瓣,站起身,溜达去后宫看庞妃了。

……

曹兰火速带着人到开封府报信。

听到欧阳不见了,龙乔广和邹良都急了。

但赵普却问曹兰,“你说他追那人影去了,还不让你们跟着?”

曹兰和几个士兵都点头。

赵普伸手,轻轻地摸了摸下巴。

广爷拽赵普袖子,那意思——咋办?有危险么?

赵普问曹兰,“欧阳今天带着棍子去的么?”

曹兰点头,“带着呢。”

“金棍银棍?”赵普却是异常的冷静,问出了一个众人听来莫名其妙的问题。

曹兰想了想,回答,“呃,不是金也不是银……红的……”

龙乔广和邹良都张了张嘴,“红色……”

左右两位将军对视了一眼,脸上刚才那份紧张已然消失了。

龙乔广摸了摸下巴,问邹良,“什么时候拿出来的?”

邹良摇头,“没留意过……”

这时,就听一个声音说,“那次差点被白蛇蛇咬到之后。”

众人低头,就见捧着罐羊奶的小四子正站在他们身旁。

赵普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

“那红毛的棍子金银铜铁一大堆”霖夜火也纳闷,“怎么还有红的么?没见他使过……”

“红色什么材质?木头棍子么?”公孙听的干着急,不明白为什么开始讨论欧阳少征棍子的颜色,“跟棍子有什么关系么?”

赵普对邹良招手,“赶紧去把狗放出来,找找那红毛在哪儿!”

“哦!”邹良赶忙跑出去了,龙乔广也跟着去了,两兄弟都挺着急的样子。

公孙见赵普上火,就安慰,“别急,欧阳也不是好欺负的,而且展昭和白玉堂已经追去了……”

赵普让公孙这句话逗笑了,“我不怕他被人欺负……”

公孙一歪头。

赵普哭笑不得,“我怕他欺负别人……”

说完,九王爷蹲下,问正喝奶的小四子,“那红毛还大凶着么?”

小四子伸出小胖手掐了几下,点头啊点头,“可凶可凶了!”

赵普扶额。

喜欢龙图案卷集·续请大家收藏:(www.101zw.com)龙图案卷集·续101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101中文网

猜你喜欢: 长女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雀仙桥受益妃浅:腹黑世子痴傻妃盛宠之将门嫡妃妾本惊华旺夫小哑妻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四季锦娇宠无度:误惹狼君万万岁国师帮帮忙庶难从命一品容华黑风城战记天香天赐良婿穿越之医妃不萌猎户家的小娘子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闺范侯门纪事烟水寒药门仙医香溢天下奉旨休夫以嫡为贵
完本推荐: 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我的房分你一半全文阅读东床全文阅读我在港片一手遮天全文阅读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全文阅读春暖香浓全文阅读蜜汁炖鱿鱼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仇人都变脑残粉[星际]全文阅读豪门顶级盛婚全文阅读love song全文阅读极速悖论全文阅读抽象猫的爱情虫全文阅读一仙难求全文阅读[娱乐圈]接近爱情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谁说我,不爱你全文阅读星虐全文阅读何处暖阳不倾城全文阅读超级电鳗分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有一间白事专卖店仙宫神话三国之至尊帝皇临渊行豪门盛宠:方先生,套路深!逆天神医妃万族之劫娱乐之全能女装大佬极品飞仙余生有你,甜又暖觅仙道如果能少爱你一点重生三国之众神山海八荒录盖世双谐医妃惊世老婆大人有点拽驸马要上天莫名开始拯救世界动漫游戏斗技场王者时刻绝世神王在都市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大唐少年圣人太初大道朝天猛卒天才神医宠妃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仙魔同修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101中文网移动版 - 101中文网手机站